离婚分得86亿还嫌少,三星“驸马”仍要上诉争股权

2017-10-16

回顾:

从草根职员到踏入豪门,如今离婚被判获得86亿分手费还不甘心,称将继续上诉争夺股权。高净值人士该如何减少婚变带来得财产损失?

 

近日,韩国三星家族长女、新罗酒店社长李富真与其夫任佑宰的离婚诉讼重审结果引韩国网友热议,吃瓜群众纷纷表示,豪门离婚大戏堪比狗血剧,剧情异常精彩。

 

被称为草根驸马的任佑宰获得86亿韩元(约合5176万元人民币)的财产分割,但他对此不服,表示财产分割部分遗漏了股份财产,将继续提起上诉。

 

19998月,韩国首富、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的长女李富真下嫁给当时只是一名三星普通员工的任佑宰,轰动韩国社会。然而,这桩富豪女与草根男的婚姻15年后走到了尽头,李富真201410月以性格不合为由提出离婚。

 

让我们来梳理一下他们的离婚历程:

 


20152月,李富真向水原地方法院城南分院提起离婚诉讼,经过1个月审理,法院一审判决原告李富真与任佑宰离婚,独生子的监护权、抚养权归原告。

 

任佑宰不服一审判决,随即提起上诉,不同意对于孩子抚养权的判决并主张其与李富真共同居住的住所位于首都首尔,不应由水原地方法院作出判决。此外,他寻求分得1.2万亿韩元(72.2亿元人民币)家产。

 

201610月,水原地方法院做出二审判决,裁定水原地方法院城南分院无管辖权,撤销一审判决,将该诉讼移交给首尔家庭法院重审。

 

今年720日,首尔家庭法院裁定,两人解除婚姻关系,独生子的监护权和抚养权归原告李富真,被告任佑宰则分得86亿韩元家产。据悉,李富真与任佑宰当天均未现身法庭。根据韩国《家庭诉讼法》,离婚诉讼的当事人无义务出庭。

 

李富真的律师20日告诉韩联社记者,女方接受判决结果,具体财产分割数额要待收到判决书后方能确认。但任佑宰的律师表示,财产分割部分遗漏了股份财产,男方将提起上诉。

 

草根男的豪门之路

 


19998月,韩国首富、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的长女李富真下嫁给当时只是一名三星普通员工的任佑宰,轰动韩国社会。

 

婚后任佑宰先是到世界名校的麻省理工念了硕士,接着又到美国和日本分公司历练,回国后立马升职为三星电机副社长,简直就是青云直上的节奏。

 

然而,任佑宰也曾经多次抱怨在豪门为婿不易。他在向媒体提供的书面材料中诉苦道,自从他儿子出生后,由于未获李氏家族准许,以至于孩子长到9岁,一次也没有见过祖父母。

 

任佑宰201512月从三星电机副社长调任为常任顾问,退出了经营一线。业界人士普遍认为,任佑宰丢官,一定程度上受到他与李富真离婚官司的影响。

 

豪门婚变 损失的不只是财产

 

今年2月,三星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在镕因牵涉朴槿惠亲信干政案于今年被捕,外界一直密切关注谁将接手三星。曾有人猜测,李富真可能趁势上位,接盘三星集团。

 

李富真


李富真现年46岁,眼下是韩国最富有女性。据美国《福布斯》杂志20日估算,她身家约为19.6亿美元(约合132.7亿元人民币)。在《福布斯》2016年发布的世界百强女性排行榜中,李富真名列第98位。

 

虽然对于身家19.6亿美元(约合132.7亿元人民币)的李富真来说,5176万元人民币的分手费不算很多,但是如今,分走86亿韩元的任佑宰仍不甘心,动起了瓜分股份财产的脑筋。

 

文源:新华网、财经网、韩国亚洲经济

 

小编提醒


在韩国,像这样财阀离婚时,财产分割动辄上千亿甚至上万亿韩元的例子并不少见。除三星驸马离婚分得5000万却不服依然要上诉以外,新世界集团副会长郑溶镇与演员高贤廷离婚也一度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二人1995年结婚,8年后于2003年协议离婚。高贤廷当时获得15亿韩元的财产,子女抚养权则归郑溶镇所有。

 

截至目前,韩国国内企业家离婚财产分割事例中,Ncsoft集团代表金泽辰支付的金额最大。2004年离婚时,更是将将当时市价在300亿韩元以上的公司股份分给前妻。

 

对多数企业家来说,婚姻家庭中出现的问题往往会在无形中影响着企业的发展,甚至会决定企业的命运。

 

一个个案例告诉我们,提前做好财富规划,对高净值人士来说尤为重要。如签订合法有效的婚前协议、设立家族信托、利用保险、遗嘱等财富传承工具,将有效地避免因离婚、意外去世等变故给企业和家族带来的财富外流等风险。

 

以下来了解如何利用保险做财富杠杆


随着高净值人群对财富管理认知的渐趋成熟,财富安全、保值增值以及财富传承,已经日益成为高净值人群关注的重点。而人寿保险(注:本文提及的保险均指人寿保险)因其在私人财富保全以及风险隔离等多方面的特殊作用,已经成为财富管理不可或缺的功能杠杆。近年来,高净值人群投保百万甚至千万以上大单保额的保单都已不再稀奇。

 

对于高净值人群而言,保险除了其最基本的保障功能以外,更有其法律及金融功能满足一系列私人财富管理的需求。

 

1. 资产保全

 


债务风险、婚变风险、私生子风险时时威胁着私人财富的安全。运用保险建立私人财富防火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安全选择。根据保险的基本原理和《保险法》的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干预保险人履行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义务,也不得限制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取得保险金的权利。指定受益人的保险金具有不被查封冻结、不被罚没、不纳入破产债权、作为婚内财产不被分割等特点。无论债务何来、婚姻何去,三妻四妾也好、子孙满堂也罢,保险金永远属于指定的受益人,是不存在争议的私人财产。

 

遗憾的是,许多人对保险单不闻不问,往往受益人一栏空白。这样的后果是,一旦被保险人死亡,其人身保险金将作为遗产处理,需先用来清偿被保险人的债务或者承担赔偿责任。如此一来,就丧失了资产保全的功能。因此,财富家庭的保单审计不可或缺。

 

2. 安全传承


 


遗产争议近年来大幅上升,家庭不和、亲情反目演绎着富庶家族的爱恨情仇,相信这是每一个逝者都不愿看到的一幕。如果生前安排保险传承规划,指定受益人,那么既能避免财富被挥霍、被侵占,又能完全如自己所愿地完成财产传承,从法律上获得最强力的保护。不仅如此,投保人还可以随时变更受益人,这样能够更加灵活地掌控财富,实现财富的安全、如愿传承。

 

3. 合理避税

 


人寿保险是属于人的生命资产,不需要缴税。根据我国《个人所得税法》第四条规定,保险赔款免纳个人所得税,这是显见的功能。而在我国,保险更具有前瞻和实际意义的避税功能在于可规避遗产税。

 

高净值人群利用保险规避遗产税在海外已是普遍做法。被媒体和业界广泛称道的经典案例就是王永庆和蔡万霖的鲜明对照。

 

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庆去世时在台湾留下价值逾600亿新台币的巨额遗产。该笔遗产税税率高达50%,其继承人须缴119亿元遗产税后才能获得全部遗产,这在当时创下台湾最高遗产税纪录。而曾经的台湾首富蔡万霖身故时所留下的超过1564亿新台币遗产,却仅需缴纳6亿元新台币的遗产税。其原因即在于蔡万霖生前购买了数十亿巨额寿险保单。通过保险安排,蔡万霖所应缴纳的遗产税大大降低,其财产得以安全传承给子女。

 

我国目前尚未开征遗产税,但银行实名开户、房产税开征、个税申报、物权法实施等一系列操作,已经在逐步为遗产税的开征进行法律和制度性铺垫。高净值人群应尽早利用保险手段未雨绸缪进行合理避税。

 

4. 规避债务

 

根据法律规定,购买保险的资金交付到保险公司即从个人资产中剥离,任何机构包括法院都不能以发生债务为由动用该保险。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七十三条规定,因债务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债权,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以自己的名义代位行使债务人的债权,但该债权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除外。而根据合同法相关司法解释,人身保险系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债权,受益人的权利是大于债权的。因此,一旦出现债务争议,个人资产被抵债、没收和查封后,保险依然能继续生效,债权人无权要求债务人以保险利益来偿还债务。这样,债务人可以通过保险为自己和家人留下一大笔财富。

 

但需特别注意的是,只有明确指定了受益人,才能达到上述规避债务的目的。根据《保险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没有指定受益人、指定不明、受益人死亡或者只在保险单受益人栏内记载法定的,当被保险人死亡后,保险金就成为被保险人的遗产,这就需要将保险金先用于偿还债务人生前债务。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保险都有避债功能,比如分红险的红利部分,其基于理财功能而与真正基于保障功能的资金有本质区别,不排除在特殊情况下被法院裁判用于抵债的可能。

 

5. 低成本融资

 

许多人持有大额保单,但却不知道保单还可以用于质押而向保险公司和银行申请贷款。以保单质押向保险公司贷款,办理手续简单,到款速度快,利率也低于银行贷款利率。保单抵押贷款的贷款额度一般为保单现金价值的80%,可获得最多6个月期限的贷款,从而能够满足短期资金需求。只要按时还款、正常缴费,完全不会影响原有保单的任何保险功能和保单利益。而若在保单质押贷款期间发生保险事故,保险公司仍会按照保险合同进行理赔,只是在最后理赔金额上扣减其贷款额。这在法律上既保障了保险利益又获得了融通资金的便利。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保单都可以用于质押贷款,比如除了保单类型限制以外,已经发生保费豁免的保单也不能办理保单质押贷款。相对而言,凭借保单向银行申请保单质押贷款的,在审查、退保等方面会存在一些限制。但仍然不失为一个值得启用的融资工具。

 

尤为重要的是,运用保险融资还可以衍生危机救助”“起死回生的功能。前面我们提到,货币、不动产、股票等资产随时都可以被查封冻结,甚至被强制执行。而保险独有隔离这些法律措施的功能,使得权利人可以在山穷水尽之际申请保单质押贷款,以获得浴火重生的机会。

 

前述种种保险功能,使我们看到了保险作为财富杠杆的神奇魅力。但任何工具都不是万能的,作为法律人,需要在这里特别提示的是:尽管保险具有避税、避债、避风险的诸多效能,但并不是所有的险种都具有同样的功能。而尤为重要的是,如果投保资金系违法所得、非法转移财产逃债、洗钱、涉及刑事犯罪等等,那么,法院仍可以依法对此进行冻结、扣押、查封和追缴,甚至裁定保险公司强行退保。